PSA FCA合并东风获利 神龙将获得更多法系产品开发权利

    PSA FCA合并后,东风汽车集团通过减持股份,已经在股票市场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回笼资金发展自主,干东风的事业。

    有行业人士认为PSA与FCA的合并成为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对中国市场的影响最大,其中更包括了东风集团未来的走向。在合并后的一个月内,东风集团减持了PSA股份;还将新增高端H品牌;以及考虑引入欧宝品牌。这一系列反馈并没有公开做出太多解释,就在年底,迎接新年之际,新浪汽车与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尤峥;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战略规划部副总经理吕海涛,进行了一番关于PSA FCA合并后东风汽车未来发展的对话。  

    PSA FCA合并东风获利

    采访中得知,PSA FCA的合并,东风汽车集团作为PSA的大股东之一全程参与其中,对于东风汽车集团从12.23%的股份减持至9%,尤峥坦言:“减持能够给东风带来相应的投资收益”。

    首先,在资本层面,2014年东风汽车集团入股PSA的股价为每股7欧元,如今每股股价为22欧元,股价翻了三倍,实现两倍的投资收益。

    其次,股东地位及话语权不变,减持后,东风汽车集团在PSA集团内依然拥有两个监事会的席位,监事会副主席席位,观察员席位。在PSA治理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在新公司由于是50对50的对等合并,东风汽车集团在新公司会拿到4.5%的股份,仍然是排在第三大的股东。

    另外,由于从2016年开始,东风汽车集团就已经作为股东方获得了分红。吕海涛称:“加上分红,加上我们减持3%左右的股份,我们基本上把我们当初入股的成本完全收回来了”。而新的联盟还将沿用联盟双方总裁出任双主席的机制,每年有三次战略联盟委员会来讨论生效中国的战略。

    基于以上原因,东风汽车集团在资本层面获益后,收拢资金,在面对车市“寒冬”,“新四化”变革时会有资金储备,对于自主品牌而言,进行对未来的投入是更重要的事情。

    在此之前,东风集团对于2020年的市场预期并不乐观,保持着2020年中国汽车市场整体继续下滑的趋势判断,同时表示2021年车市有希望缓解销量下滑的趋势。这与中汽协预计2020年销量下滑2%,车市2022年有望回暖的预判相合。  

    双方合资框架下的神龙

    合并后新的联盟中的抱团取暖态势,在协议中把神龙公司的发展摆在了最明显的位置,首先是在双方合资的框架下,延长了合资的期限,从以前的2027年延长到了2037年。关注神龙公司制定的“元”计划进展。

    产品层面,新联盟下提到了神龙公司引入法系产品在中国的适应性问题,新公司将给东风公司绝对的产品平台的开放权利,协议中明确在尊重知识产权、符合品牌标准的情况下,由合资公司的研发中心和东风的技术中心联合做中国的产品开发,这样来支持合资公司未来的产品系列。

    对于消化产能,这份协议充分说明,PSA在未来会安排更多的全球产品引进到中国生产,由神龙公司供应于全球市场。

    在新产品宣传方面,新公司在广告费用,口碑传播方面将提升投入规模,持续稳固地实践,“而这方面主动权将在合资公司层面”,吕海涛说道。  

    DS与欧宝在统一部署中

    法系豪华品牌DS目前处在整体车市的边缘,而有消息称欧宝在这次的合并合资新公司协议中会成为东风引入中国的心得品牌,对于两个品牌未来的走势。吕海涛表示,DS品牌会以用PSA指派的商业公司独立来运营,继续商业化。DS产品会采取出售之后,通过深圳工厂采取代工的模式开展。

    吕海涛表示,欧宝品牌是PSA授权给神龙公司独占权的品牌,品牌本身写在协议内,不过由于考虑到欧宝是否与现阶段的中国汽车市场的是否匹配,在导入新品牌上东风汽车、神龙汽车还将另做打算。  

    上海车展将发布H品牌首款产品

    东风汽车创立H高端品牌的初衷与占有率下降、国内消费升级有关,尤峥表示:“考虑到整体市场占有率从去年的48%降到了38%左右,市场份额的下降,代表自主品牌的淘汰赛已经开始”,认为目前东风自主品牌溢价能力弱,自主版块产品的最高天花板只到14万元,对于面向“新四化”的机构性改革看,现阶段的产品想要承载很多科技装备已经明显看出了压力。

    其次,中国市场消费升级明显,特别是豪华车系列20万-35万的市场价格下探明显,尤峥表示:“这个级别的市场平台,是未来可以承担新技术的载体。东风H高端品牌将在2020年4月份发布品牌,有望在2021年4月在上海车展发布首款产品”。

    尤峥透露H品牌的每一款产品的单车研发时间将缩短,东风汽车要创建新的研发模式,打造传统造车企业下的造车新势力,用24个月完成一款新车的全部研发工作。

    纵观现在与未来的东风自主乘用车版块,尤峥表示还将继续发挥大自主下风神、风行、风光、启辰四个主体的市场竞争优势,并且着重围绕“五化战略”,掌握自主核心技术,建立自主的运营支持、渠道、传播的协同机制。

    持续保持商用车优势

    东风汽车在商用车上的优势明显,如何保持领先地位,在2020年,东风公司将以技术为核心,打造特定场景下的跨越式发展,无人驾驶的物流系统,深度融合智慧物流建设,提升整个商用车生命周期的管理。

    新能源及无人驾驶辅助方面

    在新能源方面,东风公司较早提出了2035战略,战略包含至2035年东风新能源车要达到60%,明年占比40%。尤峥表示东风新能源2号园区一阶段已经完工,燃料电池工业化也在进行中。未来,东风公司计划实现核心资源集中自主掌控,推进关键总成和S架构(电动车平台)的落地,持续打造3个系列、10个电驱动产品,形成满足全集团乘商电动车的系列化产品型谱。

    无人驾驶辅助方面,风神品牌通过奕炫车型搭载了L2技术,功能效果可达到L2+级别的无人驾驶辅助,另外,在第四届科技创新周上,竺延风董事长已经乘坐了搭载有L3级别的Robotaxi;在东风公司成立50周年时,他亲自乘坐奕炫L3的自动驾驶车辆,对于东风风神在无人驾驶领域的研发,竺延风表示认可。目前,东风正在积极推进东风网联汽车平台和Windlink的迭代升级。打造极致体验,满足未来的消费类生态和传统汽车类生态的一个新的汽车生态的平台。

    面对2020将苦日子氛围延续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东风公司累计销量324.8万辆,同比下滑5.3%;营业收入5225.1亿元,同比下滑-3.7%。虽为双降,但是在利润等核心经营指标上依旧保持着良好水平。在这一期间,东风公司实现利润总额390亿,同比微增0.4%。对于利润正增长,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经营管理部总经理高国林从公司制定的三个措施解释了其中的奥秘。

    保持高质量 对成本控制

    合资品牌收益率持续向好,是东风公司的压舱石。

    面对持续下滑的销量和大环境,东风公司坚持延续了过苦日子的文化氛围,集团2019同比费用支出降低7%,存活同比下降12%,应收账款下降1%。带来东风整体资金成本和风险的下降。

    得益于行之有效的管理和PSA FCA合并后坚持的资金回笼,面对将要持续的“大盘”下行通道,东风汽车集团已经做好了全方位的准备。取舍利弊,登高远望,恪守高质量发展之道,聪明的迎接下一年的“战役”,让我们看到了东风汽车集团传统中的造车新势力思维。

戈恩:确认已离开日本 “逃离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

    戈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现在黎巴嫩,将不再在一个受人操纵的日本司法系统中作为人质,那里实行有罪推定、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剥夺,公然无视日本的法律义务以及维护国际法的条约。”

    (新浪汽车 12月31日讯)据CNBC报道,被解职的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周二证实了多家媒体的报道,称他已逃离日本飞抵黎巴嫩。

    戈恩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现在黎巴嫩,将不再在一个受人操纵的日本司法系统中作为人质,那里实行有罪推定、歧视猖獗、基本人权被剥夺,公然无视日本的法律义务以及维护国际法的条约。”

    他还补充说,“我没有逃避正义——我逃避了不公正和政治迫害。我现在终于可以自由地与媒体沟通了,我期待着下周的开始。”

    日本法务省没有立即回复CNBC就戈恩声明置评的请求。当记者早些时候联系到戈恩的律师和东京检察官办公室的发言人时,他们都没有立即对戈恩的下落发表评论。日产发言人拒绝置评。黎巴嫩驻东京大使馆发言人表示,“我们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目前还不清楚拥有法国、巴西和黎巴嫩国籍的戈恩如何能够离开日本。据日本司法部称,黎巴嫩与日本没有引渡条约,因此他不太可能被迫返回东京接受审判。

    今年3月,戈恩以900万美元保释出狱,这是日本有史以来最高的保释金,同时只能呆在日本,并受到监视。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戈恩已不再被软禁。该报道援引戈恩报道援引戈恩的一名助手的话说,这位前日产高层星期天晚间降落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哈里里国际机场。

    去年11月,戈恩被在东京被日本检方逮捕,面临多项罪名指控,包括隐匿部分薪资、挪用公款、将个人投资损失转嫁给公司等。但戈恩否认了一切指控,声称自己是无辜的,是一场阴谋的受害者,并指控他在日产的前同事对他背后捅刀子。

    戈恩还认为,这一阴谋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有人担心他会让日产与其联盟伙伴、最大股东雷诺公司走得更近。

    此前,戈恩表示,“有人担心,雷诺日产联盟的下一步将是趋同和合并,在某种程度上威胁到一些人,或最终威胁到日产的自主权。”

    雷诺日产交叉持股,雷诺公司持有日产公司43.4%的股份,拥有非同寻常的控制权,并能任命高管。而日产公司只有雷诺公司15%的无投票权股份,对雷诺丝毫没有控制力。这种股权结构设计于近20年前。但作为雷诺日产联盟的主席和日产汽车的董事长,戈恩一直计划进行合并,以使双方的合作关系“不可逆转”。

    戈恩突然离开日本标志着这一长达一年的传奇事件的最新戏剧性转折。这一事件撼动了全球汽车业,危及日产汽车与其最大股东雷诺的联盟,并对日本司法体系的公正性提出了严厉批评。

蔚来年底员工将不足7500人 紧张现金流“仍悬而未决”

    据彭博社报道,蔚来汽车第三季度的业绩好于预期,但该公司紧张的现金状况“仍然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新浪汽车 12月31日讯)据彭博社报道,蔚来汽车第三季度的业绩好于预期,但该公司紧张的现金状况“仍然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蔚来第三季度调整后净亏损为3.4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512亿元),环比第二季度减少23.2%,同比增长3.1%;归属股东的净亏损为3.52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217亿元),环比第二季度下降22.9%,同比下降73.8%。

    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继续运营12个月,但该公司首席财务官奉玮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通过出售股票或债券安排融资已经取得了“显著的积极进展”。

    尽管蔚来汽车已大幅裁员,并开始缩减营销支出,但其财务状况仍然非常紧张。随着政府对新能源汽车减少补贴,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增速正在放缓,特斯拉也准备开始销售其在中国生产的Model 3轿车,蔚来面临的竞争也变得更加激烈。

    华尔街投行派杰(Piper Jaffray)分析师亚历山大·波特(Alexander Potter)在报告中写道,“这并不是说管理层确实解决了公司的资金问题。”“尽管蔚来汽车在今天的电话会议上发表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评论,但我们仍然对我们的估计缺乏信心。特别是,我们不知道公司将能够筹集多少资金,也不知道这种现金注入(如果有的话)何时会实现。”

    虽然蔚来汽车第三季度营收2.5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8.368亿元),环比增长21.8%,同比增长25.0%,但销售额的增长仍不足以弥补产品开发、声势浩大的营销活动和高档零售店NIO House建设方面的支出。自2014年成立以来,蔚来汽车已经积累亏损近60亿美元。

    根据彭博社编制的分析师预测,蔚来汽车亏损还将继续扩大,2020年亏损预计将达12亿美元,收入为17亿美元。

    蔚来汽车CFO奉玮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9月宣布的2亿美元可转换债券发售已接近完成。蔚来从股东腾讯控股获得了1亿美元资金,而该公司董事长李斌收购的剩余债券正在完成中。

    Blue Lotus Capital Advisors分析师Jason Chen表示,“即使算上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蔚来仍然有现金短缺的风险。它需要获得更多的资金,更快地增加销售,并大幅削减成本以维持业务运营。”

    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师Robin Zhu也在写给投资者的信中称,“ 蔚来要想继续经营,仍需要大量新融资。”“我们怀疑蔚来是否会无限期推迟向供应商付款,如果蔚来要保持偿付能力,就需要大量的新融资(以及对ADR股东的稀释)。”

    李斌预计,在截至本月末的第四季度季度,蔚来销量将超过8000辆,而第三季度的销量为4799辆。

    李斌还在电话会议上称,到今年年底,该公司的员工将不足7,500人,低于9,900人的峰值水平。

    此前,在第二季度财报中,蔚来表示,截至第三季度,蔚来会将人数由年初的9900人减少至7800人。这意味蔚来在第四季度又减员超过300人。

    尽管摩根士丹利分析师Tim Hsiao对蔚来更严格的成本管理表示赞赏,但他也表示,对于蔚来而言,该公司紧张的现金状况“仍然是悬而未决的问题”。

观致被收购两年后难挽颓势 宝能接手“烫手山芋”DS再造车

    最新报道称,长安PSA的法方股东PSA集团所持有的50%股权与宝能集团达成转让协议,据悉该协议已经生效。这一消息也得到宝能内部人士确认,官方虽未明确表态,但宝能基本上也已默认。

    中国网记者通过查询官网后获知,DS在华经销商网络已从顶峰时期的211家缩减至目前的70多家,其中一半的经销商还仅提供售后服务。

    一步步滑落的“烫手山芋”DS,近来总算找到了下家。最新报道称,长安PSA的法方股东PSA集团所持有的50%股权与宝能集团达成转让协议,据悉该协议已经生效。这一消息也得到宝能内部人士确认,官方虽未明确表态,但宝能基本上也已默认。

    宝能减持万科或为接盘长安PSA

    据上月重庆产权交易网的信息披露,长安汽车也已正式挂牌公开转让长安PSA的50%股权,转让底价16.30亿元。实际上,PSA中国公关总监王超此前就曾表示,长安PSA中外双方拟将双方的股份均出售给第三方,并计划由该第三方来接管深圳工厂。

    值得一提的是,有观点认为宝能近期减持万科的动作或与收购长安PSA有关。据12月19日晚间万科的公告披露显示,“宝能系”旗下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前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当日减持部分万科股份后,持股总量降至5.65亿股,仅占万科总股本的4.9999998%。不仅如此,从11月27日开始至12月19日,宝能合计减持万科套现154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宝能(投资)集团旗下业务涉及物业、金融、房地产、物流、文化旅游、金融、电商等领域。2015年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和万科前任董事长王石所上演的“宝万之争”,让默默无闻的宝能系名声大噪、走向前台。王石形容姚振华是“强行入室的野蛮人”,紧接着“野蛮人”宝能再向格力电器举牌,引得董明珠大怒呵斥“资本若成为中国制造的破坏者,那就是罪人”,才得以吓退宝能。

    2017年,对于宝能是极为特殊的一年。因宝万之争等事件影响,姚振华受到保监会处罚,被禁10年不得进入保险行业。同年3月,宝能集团子公司宝能汽车正式挂牌成立,而后宝能斥资65亿元正式将观致汽车51%股份揽入怀中。从2017年至今,宝能借观致在杭州、昆明、广州、西安、昆山、贵阳等城市不断投资新能源项目,加上观致现有常熟工厂30万辆产能,其未来总规划产能或超过300万辆。据统计,这些项目的总投资在2000亿元以上,所获得的工业用地近数万亩。2018年,姚振华对外公布了品牌规划:接下去将连续5年为观致汽车每年投入100亿元用于新车研发,全面发力新能源和智能网联。然而,“财大气粗”的宝能接手观致后,至今仍未发布一款新产品。

    观致被宝能接手两年 难挽颓势

    观致在宝能接手后的两年里,仍未有回暖的迹象,宝能目前全国各地产业园的建设或被推迟,或没有相应新的进展。之前中国网记者也走访了观致汽车在北京的若干经销店,出乎意料的是观致在北京经销网络几近停摆。2018年,观致全年实现6.2万辆销量,但大部分销量都是以低价方式卖给了宝能旗下的“联动云”租车,导致部分观致经销商2018年联名发起致厂家函,直指厂家低价直销严重扰乱市场价格。此外,观致设置各种限制不给承诺的返利及推广费用等进一步加大了经销商亏损程度。事件发酵后,到2019上海车展,最终引发了40多家经销商出现在观致展台进行集体维权。此外,由于观致货款不到位而导致配件供应中断,使得经销商不得不面临售后服务无配件可供维修的尴尬处境。2019年,观致的销量进一步恶化,其前11个月累计销量仅实现1.87万辆。业内因此对于宝能能否挽救DS也有诸多质疑。

    曾被高调请来的北汽原总裁李峰(现已入职东风悦达起亚总经理)在今年2月也被宝能撤换,而这距他接替刘良出任观致CEO仅过去一年时间。与此同时,北汽系的蔡建军、陈思英等高管也都相继从观致离职。据有关人士透露,姚振华对高薪挖来北汽系高管并不信任,李峰的工作处处受限。

    宝能在用人方面一向彪悍。宝能早些时候入主的南玻A,其原高管层同样遭遇集体“下课”的命运。无独有偶,在宝万之争的最紧要时刻,宝能也曾发出强硬公告称要罢免王石及万科全体管理层。宝能由此被外界冠上了“野蛮人”的标签。至于“野蛮人”掌舵长安PSA后是否也会对其进行新一轮的人事换血,尚需待进一步观察。尽管长安PSA方面承诺,希望长安PSA的全体员工们在未来新股东接管公司后能继续服务公司。

    宝能能否拯救DS?

    企查查资料显示,长安PSA于2011年由中国长安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长安)与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共同成立,双方各占股本50%,注册资本为40亿元。长安PSA主要生产豪华汽车品牌DS品牌车型。

    中国网记者调查发现,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下文简称长安PSA) 旗下的高端品牌DS在北京的销售门店由几年前的三家,如今只剩一家。DS在华销量表现始终不尽如人意,其2014-2018年在国内的年销量分别为2.3万辆、2.46万辆、1.61万辆、0.61万辆、0.39万辆。今年最新的10月、11月销量更沦为个位数。鉴于深圳工厂排产量远不及工厂本身20万产能,无奈工厂也只能选择代工长安CS85。需要介绍的是,长安PSA深圳工厂自动化率达到98%,所生产的DS7车型均达到PSA全球最高标准。而宝能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同是位于深圳,这无疑为宝能接手该工厂创造了有利条件。

    过去的六年时间长安PSA亏损近7亿美元。在2018年年初,长安汽车与PSA集团还曾宣布对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分别增资18亿元,共计36亿元,而这并未让DS品牌有所起色。有内部人士曾经表示,进入国内六年时间的DS品牌,法方依旧手握营销权,更懂中国市场的本土管理层往往有名无实。

    另一方面,长安汽车的日子也不好过,“利润奶牛”长安福特的哑火,让长安汽车2018年全年营业收入约为662.98亿元,同比下降17.14%;净利润约为6.81亿元,同比下降90.46%。2019上半年,长安汽车更是直接亏损22.4亿元。

    长安PSA的中、法双方股东对DS已无力回天。“玩不转”观致的宝能汽车未来又将把DS品牌带向何方?

 

特斯拉或完不成全年销量目标 Model 3需求已饱和

    据彭博社报道,美投资银行Cowen发布报告称,由于Model 3需求下滑,特斯拉今年的新车交付量可能达不到该公司的全年目标,销售量大约为35.6万台,略低于公司之前预期的36万台至40万台。

    (新浪汽车 12月31日讯)据彭博社报道,美投资银行Cowen发布报告称,由于Model 3需求下滑,特斯拉今年的新车交付量可能达不到该公司的全年目标,销售量大约为35.6万台,略低于公司之前预期的36万台至40万台。受此影响,特斯拉公司股价周一下跌4.9%,创下一个月来最大跌幅。

    Cowen分析师杰弗里·奥斯本(Jeffrey Osborne)在12月29日的报告中写道,“除荷兰和中国市场外,我们预计特斯拉第四季度Model 3的交付量将低于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他预计,“随着从被压抑的需求转向稳定的流动需求,特斯拉在多数成熟市场的需求已经饱和。”

    奥斯本表示,特斯拉今年可能会交付约35.6万辆汽车,略低于该公司10月份设定的36万至40万辆的目标。

    与此同时,Cowen将特斯拉第四季新车交付量预估从95,000台上调至101,000台,以反映对荷兰和中国市场更好的预期。奥斯本预计特斯拉将达不到Model S/X的预期,而Model 3的预测与市场普遍预期大致一致。

    不过,考恩的观点与投行Wedbush的乐观看法形成了对比,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在另一份展望2020年的报告中预测,“特斯拉将通过上海超级工厂在中国取得成功,并可能比美国和欧洲更快地达到关键的10万辆交付量转折点,成为需求的强劲增长点。”

    Cowen指出了特斯拉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包括“定价和车型混乱问题,我们认为这些问题将影响第四季度的利润率和盈利能力。”

    他还对中国的长期需求表示怀疑,尽管“中国工厂投产前的乐观情绪是该股近期表现良好的一个关键原因。”

    特斯拉最近股价的上涨受到了与中国市场相关的几重利好消息的影响。首先,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其上海超级工厂已经建成开始量产,并且新车开启交付,这是该公司在美国以外的首个生产中心。随着中国对特斯拉汽车的需求增加,马斯克称赞这家工厂和中国市场是公司未来的关键。由于材料、人力、税率等成本的降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利润率将较美国工厂大幅提升。

    此外, 特斯拉获得了在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巨额资金支持。据悉,该公司已经与多家中国银行达成协议,后者将为特斯拉提供100亿元(约14亿美元)的五年期贷款,一部分用于偿还之前的35亿元贷款,其余用于发展上海超级工厂和中国业务。

    然而,Cowen分析师奥斯本并不认为特斯拉将在中国取得较好的表现。他指出,今年截至10月,中国最畅销的电动汽车——北汽EU系列“每周销量不到2000台,排名前5大车型(均为国产品牌)每周销量合计不到6000辆。”

    奥斯本称,这些型号的车型价格都比中国制造的Model 3价格低四分之一到四分之三。特斯拉国产Model 3将“比2018年销量的车型还要贵90%”。

    奥斯本表示:“尽管特斯拉已经建立了一个非常忠诚的粉丝基础,他们愿意忍受糟糕的生产质量、客户服务和服务基础设施,但我们仍然对更广泛的采用持怀疑态度。”

    他给该公司股票的评级为表现不佳,目标价为210美元,意味着估计比目前会下跌51%。在彭博社追踪的分析师中,15位分析师对特斯拉股票的评级相当于卖出,11位分析师对其评级为买入,10位分析师对其评级为持有,平均目标价为297美元。

雷克萨斯面临“中年危机”:SUV车型老旧 销量正趋于“平平”

    据彭博社报道,雷克萨斯正面临“中年危机”,该品牌的SUV车型老旧,新的车型没有及时跟进用户需求,这导致其在逐渐失去一定的市场份额。

    (新浪汽车 12月30日讯)据彭博社报道,雷克萨斯正面临“中年危机”,该品牌的SUV车型老旧,新的车型没有及时跟进用户需求,这导致其在逐渐失去一定的市场份额。

    在美国,雷克萨斯的年终广告“要记住12月”(December to Remember),与草坪装饰物一样,往年都会成为假日季的一部分。但现在,这个高档品牌今年并没什么值得庆祝的,销量平平,几乎没有新车可供展示。

    三十年前,丰田汽车旗下的豪华车品牌雷克萨斯首次亮相,这震惊了德国老牌豪华汽车制造商。但如今其需求已经停滞,销量落后于宝马和戴姆勒旗下的梅赛德斯-奔驰。

    雷克萨斯曾是当之无愧的豪华车领头羊,但自2010年以来就没有再在美国市场占据榜首位置。汽车购物研究机构Edmunds的数据显示,雷克萨斯现在拥有13%的市场份额,较10年前18.2%的峰值有所下降。

    雷克萨斯于1989年成立,今年是其30周年,但并没有全新车型发布,这反映出该品牌车型阵容老化,随着竞争加剧,正无法跟上消费者对大型运动型多用途车(SUV)日益增长的需求。

    雷克萨斯的两款SUV已经有十年没换过一次完整的车型了,而2017年晚些时候在其广受欢迎的RX车型上增加的三排车型也没有像人们希望的那样吸引众多人的目光。

    《消费者报告》(Consumer Reports)汽车测试高级主管杰克·费希尔(Jake Fisher)表示,“雷克萨斯已经失去了一些光彩”,而竞争对手诸如现代汽车高端豪华品牌 Genesis正在抢过风头,“它们就像雷克萨斯曾经的样子:便宜、舒适、没有压力。”

    丰田高管和经销商表示,在未来两年的新产品上市之前,失势将是暂时的。丰田北美地区销售主管Bob Carter本月稍早对记者表示,雷克萨斯今年销量“基本平平”,雷克萨斯最畅销车型RX的更新版即将上市,这是更多全新车型将上市的前奏。“很多雷克萨斯的新产品都将推出。”

    雷克萨斯率先于1998年推出了RX车型,在豪华SUV市场中占有领导者的地位。但在这个日益拥挤的细分市场中,雷克萨斯的增长速度并没有跟上。中型GX和较大的LX搭载着过时的底盘与过时的内部和信息娱乐显示屏幕。与奥迪Q7、宝马X7、奔驰GLS和沃尔沃XC90等竞争对手相比,这两款车的燃油经济性较低,载货空间有限。

    “我们知道,2019年是我们错过的一年,”雷克萨斯品牌经销商委员会主席保罗·拉罗谢尔(Paul LaRochelle)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但我们将看到雷克萨斯在未来2年、3年、4年、5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在市场上取得显著增长。”

    他表示,雷克萨斯的产品计划包括人们期待已久的现有SUV车型的升级,以及至少一款全新的中型SUV。“最好的说法是一辆能载7、8人的豪华轿车。”

    42岁的杰森•谢尔顿(Jason Shelton)是一家电信公司的总经理,他想把自己的RX升级成一辆更大的车,但雷克萨斯运动型多用途车(SUV)过时的款式让他很倒胃口。“坦率地说,我们希望明年租约到期时能换车,这样我们就能买到更大的车。”

    从某些方面来看,雷克萨斯仍然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品牌。在《消费者报告》的年度调查中,雷克萨斯有三款车跻身最可靠车型前十名,J.D。 Power称其为转售价值最高的品牌。

    今年,雷克萨斯全球累计额销量达到了1,000万辆,证明了该品牌相对于日产汽车旗下的英菲尼迪和本田汽车的讴歌等其他日本豪华车品牌的成功,后两者在全球的累计销量分别为260万辆和540万辆。

    尽管雷克萨斯于1989年成立于美国,主要面对北美市场,但该品牌正日益成为一个全球品牌,尤其在中国和欧洲市场的销量迅速增长,而小型跨界车也在这两个市场的销量占主导地位。

    今年1-11月,雷克萨斯全球累计销量为686,676台,同比增长了8.9%。其中,在美国的销量为287,461台,同比仅增0.5%;在中国累计销量为180,239辆,同比增长21%;欧洲市场销量为76,097台,同比增长11.9%。

    雷克萨斯正在重点关注中国和欧洲市场,最近的几次新车亮相都是在这两个市场举行的,包括在日内瓦举行的UX紧凑型跨界车上市和广州车展举行的首款纯电动车亮相。

    雷克萨斯首款纯电动车将以电动版丰田C-HR为基础,可能会被命名为UX Electric,“这是专门为满足中国和欧洲市场的需求而设计的电动车,”不会在美国上市。

    这让一些经销商和业内观察人士质疑,雷克萨斯在投资和新车型开发方面,与中国和欧洲相比,美国是否已经处于次要地位。

    雷克萨斯品牌高层称,丰田管理人员并没有忘记美国市场。雷克萨斯品牌经销商委员会主席保罗·拉罗谢尔(Paul LaRochelle)表示:“眼下,丰田所做的一切,所有的关注,都是为了让雷克萨斯在未来几年以庞大的车型阵容重返市场。”

    10月,丰田高管在华盛顿做出了推出更多新车型的保证。经销商表示,他们最想要的车型是一款18英尺长的SUV,类似于通用汽车公司旗下GMC品牌的YUKON XL Denali车型。拉罗谢尔表示:“这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之一,也是他们(雷克萨斯高层)正在考虑的任务之一。”

特斯拉发生撞车事故致两人死亡 美监管部门启动调查

    据彭博社报道,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将对周日在洛杉矶附近发生的一起涉及特斯拉的撞车事故展开调查。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援引执法部门的消息称,一辆2019款特斯拉Model S驶离高速公路,闯红灯,撞上了一辆本田思域,导致两人死亡,两人受伤。NHTSA发言人证实,该机构正在调查这起事故。

    这是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特别事故调查部门针对特斯拉汽车展开的最新调查。该机构已开启对特斯拉汽车碰撞事故展开13项调查,这些调查均涉及使用该公司的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系统Autpilot。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发言人拒绝就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是否导致了周日的交通事故进行回复。特斯拉的代表没有立即回复寻求置评的电子邮件。

    去年12月早些时候,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表示,调查人员将调查一起发生在康涅狄格州的车祸,当时一辆特斯拉Model 3在自动驾驶状态下追尾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警车。

    自2016年以来,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至少造成了三起致命车祸。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批评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缺乏安全保障,指责特斯拉在声明中对Autopilot的功能表述不明确。Autopilot根本不具备无需驾驶员干预的全自动驾驶功能,缺乏系统安全保障。

    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于2015年10月首次推出,在业内被称为高级驾驶员辅助系统(ADAS)。其他一些制造商也推出了类似的技术,比如凯迪拉克的超级巡航系统(Super Cruise)、奥迪Traffic Jam Pilot系统以及日产的ProPilot Assist等等。在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一些系统可以允许驾驶员暂时把手从方向盘上拿开。大多情况下,它们都要求司机在紧急情况下做好立即控制的准备。

    美国汽车安全中心认为,特斯拉销售自动驾驶汽车的方式存在过度宣传,“具有实质性的欺骗性,可能会误导消费者,让他们合理地相信自己的汽车具有自动驾驶或自动驾驶能力。”

瓜子二手车被爆大面积裁员,实则无奈的转变

    面对车市寒冬,任何一家企业都不会好过,新车市场过的不好,二手车市场同样如此。日前,宣扬“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瓜子二手车被传出大比例裁员,多家瓜子二手车城市严选店近期出现搬址紧缩情况。

    据悉,瓜子二手车裁员比例高达20%-30%;而上海、沈阳、南京、武汉等多地的严选店都出现搬址、退租情况,涉及城市多达12个。 进入9月以来,瓜子二手车开启了裁员模式。且于日前有职场社交平台爆料称,瓜子二手车裁员的比例在50%左右。

    但按照瓜子二手车官方的说法,则是优化。车好多集团CEO杨浩涌表示,在寒冬背景下,人员优化是降本增效的最佳行为,二手车平台一方面要保证质量的提升,另一方面要保持数据的增长,人员优化是一个必然选择。

    “企业终究是要盈利的,作为头部企业,更需要在冬天要多储备点粮食。”杨浩涌说道。

    他还表示,公司正推进门店优化,探索大店拆小店的一城多店、店仓结合等门店运营模式,为用户提供交通便捷、服务多元化的购车体验;同时结合自身模式优化,将根据企业情况优化人员结构,提升组织效率,把降本增效的利润空间让利给用户,为用户提供更全面的保障服务。

    今年3月,瓜子二手车宣布正式推出“全国购”业务,从当时“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广告词变成“哪里价格低,帮你买哪里。”意外着这项业务对于资金垫付的压力很大。

    一位瓜子二手车严选点的销售人员表示,瓜子二手车在投入巨资寻找车源、车辆检修、跨区域运输等环节上之外,还需要为客户垫资。购车者想在全国各大购买车辆,则需支付合同价10%的定金,而瓜子就要将全款打到卖方账户。也就是说,瓜子要垫付其余的九成车款。

    相比严选店模式的成本也不低,在支付店面租金、员工工资、水电费、物业费等方面,瓜子二手车都需要垫付大量资金,如在收车阶段,瓜子需垫付最多70%的成交价给卖方。

    因此,对于瓜子二手车来说,在严选店和全国购两种业态同步推进下,裁员或搬店以减少成本,成了瓜子无奈的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近期,瓜子二手车全国购的广告出镜率很高,不仅在热播剧《庆余年》片头植入,还在热门综艺《吐槽大会》第四季里露出。据此前杨浩涌对外透露,2019年瓜子投放广告的金额仍超过20亿元,所以说。在广告方面也占据了瓜子二手车大部分费用。

    自从今年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意味着消费者可以在全国内购买到满意的二手车,将刺激了二手车市场的活跃度,尤其是异地购二手车。

    统计资料显示,三年前二手车业务才不到5%,如今上涨超过12%,预计2019年可能整体会超过15%,显然二手车正渐渐被消费者所接受,也看到越来越多4S店加入了二手车零售业务,并从中获益。而2017年我国二手车交易量有1240万辆,其中电商平台交易量为155万辆,仅占比12.5%,2018年这个比例约为15%,意味着绝大部分二手车交易依旧是在传统二手车市场完成的。

    全球购的推出,意味着瓜子一面抢着车商的生意,另一面可能还想做车商的生意,曾经“没有中间商赚差价”的代言人孙红雷也被换车成雷佳音,代表着瓜子二手车的转变。

HR暴力裁员遭热议,神州优车回应:已合理补偿

    日前,关于神州优车HR工位宣读裁员一事的视频在网上广泛流传,并遭到热议。针对此事,神州优车方面作出回应,称公司已按照法律法规给出裁员补偿方案,HR人员也在自我反省。

 

    12月28日,有网友发布视频显示,神州优车HR拿着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让一名员工签字,并对该员工宣布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

    在HR与被辞退员工交涉期间, 该名员工试图向两名HR了解公司客观发生什么变化,表示自己想要了解公司具体内部原因,但遭到神州优车HR人员直言:“我们不是在跟你协商,是单方面解除劳动关系,你如果有什么意见,直接去找仲裁委,我们已经跟仲裁委汇报过情况了,或者你可以通过别的法律途径跟公司沟通。”而该员工则拒绝签字。

    还有另外一段视频显示,神州优车HR正对一名还在试用期的员工下达解除劳动合同关系通知,该名HR称,因员工试用期表现不符合公司录用条件,经过协商,通知员工解除劳动关系。

    但辞退员工表示,“公司没有跟他协商,是单方面通知。”所以他拒绝签字,神州优车HR称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跟这名员工沟通。

    视频一度在网上遭到热传,并且遭到不少网友热议。大部分网友对于这样的做法表示无法认同,认为这样不合理,甚至有点伤人自尊。但也有部分网友认为,公司只要按照劳动法规定赔偿到位就可以,又或许是“杀鸡儆猴”。

    针对此事,12月30日,神州优车公关负责人王涛在朋友圈表示,“我们人力资源部的小姐姐深度自责,已在闭门自省中……工作要讲究方式方法,虽是据理力争,也要度情适度。”

    王涛也表示,公司此前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员工进行了多次沟通并提供相应补偿,沟通未果后出现上述情况,但无论如何,处理方式确实欠妥当。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神州优车是国内出行和汽车领域领先的综合服务平台,旗下有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  、神州车闪贷四大板块。而视频中提到的公司主体是神州买买车(厦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另外神州优车集团也是宝沃汽车的控股者,持有宝沃汽车67%股权。

    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大量采用的前提是需向工会或全体职工情况采用方案经向劳动行政部门报告,即可裁减人员。

帕萨特为什么国产版是最差的?大众要给中国车主一个交代

    上汽大众帕萨特是一款在中国消费者情感方面有着非常深厚基础的产品,但这款车型于最近的中保研C-IASI正面25%偏置碰撞成绩中拿到差评,视频发布后在各大渠道火了,帕萨特车头严重溃缩、A柱近90度弯折、安全气囊完全避开了驾驶员。

    德国制造常常被人们赋予“严谨”、“工匠精神”等的形容词,一向以安全性闻名的德系车,一个以安全厚实著称的品牌,为什么在中国的C-IASI创下历史最差成绩?

    我们发现,由于帕萨特在碰撞安全成绩上与消费者印象中存在极大偏差,最近大众汽车官方微博遭到网友“围堵”,评论区非常热闹。

    一名网友表示:“帕萨特的成绩简直突破下限!你们的吃相也太难看了吧,在中国人这儿赚到了这么多钱,连现在最基本的安全性都保证不了还来卖什么车?”还有不少网友直言,“全村吃饭车”。

    同时,大众给到中国消费者失望的结果,还有希望它能够给出说法的。“凭什么在中国卖的大众是全球最烂的版本,必须给全中国大众车主一个交代。”网友称。

    帕萨特的主要问题

    上汽大众帕萨特全新车型于2018年10月上市,采用MQB平台制造,外观设计和内饰风格都有了新的变化,理论上来说,这是大众集团旗下集最新技术、科技于一身的车型。在本次中保研C-IASI测试的是2019款 帕萨特 280TSI 商务版,属于最低配置,搭载1.4T发动机和7速干式双离合,没有配备侧气帘。

    碰撞试验过程“触目惊心”,主要有几点问题:

    1、车头部分没有很好地吸收碰撞能量,防火墙向内收缩,严重溃缩下导致驾驶舱变形,进一步侵蚀生存空间;

    2、A柱无法抗击碰撞能量,出现90度弯折,结构和强度明显存在不合理性;

    3、方向盘在碰撞过程中突然向副驾驶一侧大幅移动,安全气囊无法起到保护作用,同时假人头部两次撞向硬物,造成伤害。

    因此,上汽大众帕萨特在最重要的正面25%偏置碰撞评级中拿到最低分的P,在C-IASI至今所有41款车型中的成绩排名垫底,得到44分(越高越差),远高于奔腾T77、起亚智跑、别克GL8、比亚迪宋MAX以及大众途观L的24分。

    给到中国消费者这样一个结果,显然是无法接受的。中保研C-IASI与美国公路安全保险协会IIHS采用同样的试验规程,基于PQ46平台的美版Passat在IIHS的25%偏置碰撞测试中获得了优秀的评价,A柱即使出现轻微变形,但也给驾乘人员留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完全不像国内最新平台帕萨特这次发生了90度弯折的现象。

    如此鲜明的碰撞对比,人们怀疑国内帕萨特制造标准不一,或存在减配严重的可能性。

    能否构成缺陷召回?

    设计缺陷、制造缺陷导致的召回事件并不少见,比如当年震惊全国的一汽-大众速腾“断轴门”事件。由于速腾断轴事件不断发生,2015年2月大众以被车主戏称为 “打补丁”的方式进行召回,在后轴纵臂上安装金属衬板。2017年12月大众发布技术补救措施,为相关车辆更换集成了电子传感器的新金属衬板。

    那么,上汽大众帕萨特A柱设计存疑或强度明显不足、方向盘位移过度等问题,是否构成缺陷召回?

    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条例实施办法》,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质检总局就可以组织开展缺陷调查:

    (一)生产者未按照通知要求开展调查分析的; 

    (二)经评估生产者的调查分析结果不能证明汽车产品不存在缺陷的; 

    (三)汽车产品可能存在造成严重后果的缺陷的; 

    (四)经实验检测,同一批次、型号或者类别的汽车产品可能存在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情形的; 

(五)其他需要组织开展缺陷调查的情形。 

如此看来,帕萨特A柱强度无法满足最新碰撞标准,方向盘位移过度安全气囊失效,导致驾驶员碰撞伤害,都有可能造成严重后果的。

如果召回信息管理系统收集的信息、有关单位和个人的投诉信息被质检总局认定为产品可能存在缺陷的,生产者应当立即开展调查分析。 根据缺陷调查方案,生产者经调查分析确认汽车产品存在缺陷的,应当立即停止生产、销售、进口缺陷汽车产品,并实施召回。

意味着,如果厂家“良心发现”自行召回,则对所有用户来说算是一种弥补;如果厂家不认为构成缺陷召回的,只要用户投诉信息有效,则可以促使厂家召回改进车辆的安全性。

大众要作出交代

帕萨特碰撞试验成绩公布多日,上汽大众、大众汽车至今未发声,不少消费者强烈要说法。有业内人士表示,“大众几乎全军覆没的碰撞测试成绩,需要交代的,并不是‘为什么你们能干得那么差’,而是‘为什么中国版本是最差的’。”

美版Passat碰撞试验优秀,中国版本帕萨特却垫底,这是十分明显的产品差异。该业内人士还称,“中国用户,其实最忍不得的,就是内外有别的歧视,这比买一部真正的烂车更可恶,更不能忍。做不到,是能力问题,而不去做,或者歧视地做,就是可恶的态度问题”。

如今国内车市竞争异常激烈,各品牌稳守的市场份额随时都有可能被其他竞争对手取替,产品和口碑的持续性非常关键,但厂家在追求利润的过程中,偏偏以国内消费者对这个品牌的信任做赌注,最终被消费者抛弃或迟早的事。

事实摆在眼前,只欠大众一个说法。“如果这事也没个说法,过几天车依然热卖,那就真的是奸商的胜利,我们的活该。”上述人士表达了自己鲜明的立场。

乐橙国际平台 | 首页_信鸽网 乐橙国际娱乐_乐橙国际平台指定(唯一)官网_信鸽网 乐橙国际平台 - 欢迎进入_信鸽网 乐橙国际平台|访问_信鸽网 乐橙国际平台【官网】_信鸽网